sbs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李澄空回到镇南城的时候,已经是暮色初涌,华灯初上,整个城内飘溢着一丝炊烟气息。

大人们上工回来,放松下来,便到了孩子们忙活的时候了。

大人们或者带着家人出来逛街,看孩子们玩耍嬉戏,或者带一家人出来吃饭。

李澄空信步而行于大街上,看到一座座酒楼变得喧闹。

而且一些酒楼都是新建成的,他没进去过,一个建得比一个气派、奢华。

南境修路修桥的薪水不俗,一个月干下来,一年的基本花费就赚足了。

所以参与修路修桥的青壮年个个囊中鼓鼓。

久贫乍富,便会报复性消费。

强大的消费刺激了经济活力,这让镇南城更繁华。

生意人的嗅觉最是敏锐,即使远在天京的商贾也能通过老乡、亲戚、朋友或者敌人,知道南境的变化。

只要有足够的利润,甭说南境,就是天上地下他们也都去得,铁西关揽月城那种危险边城都能繁华无比。

森女系少女连衣裙草帽麦田作画玩耍写真图片

更别说南境现在基本到了路不拾遗的程度。

青莲圣教二十四座分坛,分坛之下是分堂,沿官道两旁而分布,彻底笼罩了整个南境范围。

他们如犁庭扫穴,将势力范围扫荡数个来回。

盗寇们再无生存空间,或者死或者逃,或者乖乖去作工,别无他途。

李澄空看着镇南城日渐繁华,满意的点点头,自己在前世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朝代,耳闻目染的一些半调子治理之策看来还管用,以消费刺激经济初见成效。

他走回南王府,袁紫烟与徐智艺迎上来。

“老爷,皇上没用手段吧?”徐智艺关切的问。

李澄空笑着摇头。

“那救回霍青空了吗?”袁紫烟好奇。

李澄空点点头。

“不愧是老爷!”袁紫烟娇笑。

徐智艺道:“是什么病?”

三人边走边说,进了大厅,李澄空舒服的靠到太师椅中,接过徐智艺奉上的茶茗,轻啜一口:“神临峰的手段。”

“又是神临峰!”袁紫烟笑容一敛,明眸闪寒光:“老爷,看来这神临峰是留不得了!”

李澄空没好气的道:“能除掉?”

袁紫烟顿时笑道:“还有老爷除不掉的?”

“我可没那么强。”李澄空摆手:“们也小心点儿这个神临峰。”

“难道我们一直忍?”袁紫烟娇哼:“老爷,我可忍不了!”

“如果到南境,那就不必客气,南境之外先别管他们。”李澄空皱眉道:“尤其别去神临峰。”

他现在最盼望的就是霍青空能动手,探一探神临峰的虚实。

武功越强,越是怕死。

也可以说是谨慎。

即使有青莲护体,有乾坤珠寄一分元神于青莲宫,他还是不轻易拼命。

“唉……,老爷,我们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呀!”袁紫烟叹息。

李澄空摇头失笑,说得好像他一直趾高气扬,纵横睥睨似的。

李澄空道:“有这时间,不如好好练功,武功强了才能扬眉吐气。”

“……是——!”袁紫烟叹息着答应。

死太监武功强到这般程度了,还在坚持苦练不松懈,自己更不能松懈,还要超过死太监呢!

徐智艺轻声道:“那三个神临峰弟子追到了吗?”

李澄空摇头。

“不会是他们也有忌惮,不敢真追吧?”袁紫烟撇撇红唇道:“别人的事谁会尽力。”

“应该是神临峰有人救走了他们。”

“可恨!”袁紫烟哼道:“当时就该灭了他们!”

李澄空摇摇头:“未必灭得掉。”

有乾坤珠在,他们肯定有一缕心神系于珠内,就是不知道他们像不像青莲圣教那般能复活弟子。

“好好练功。”李澄空叮嘱。

他摸上金乌珠。

白光闪过,金乌玄鸟出现在他肩头:“过来一趟吧,有重要的事说。”

金乌玄鸟化为一道白光射出去,他扭头看袁紫烟:“公主在做什么?”

“殿下回神京了,今天的晚膳就不回来吃啦,要老爷自己吃。”

“嗯,铁西关那边呢?”

“揽月城这回彻底老实了!”

李澄空摆手:“那就吃饭吧。”

——

湖水映着明月,波光粼粼。

晚风徐徐。

李澄空与宋玉筝并肩站在小亭里,看着湖上的明月,沐浴着晚风。

“神临峰到底是什么来历?”李澄空缓缓道:“我前两天去神临峰,发现他们身怀奇宝,能杀我。”

宋玉筝上下打量他。

李澄空道:“明知不敌,当然要借机而退,可惜呀,他们错过了大好的机会!”

“咯咯咯咯……”宋玉筝忽然发出娇笑。

她能想象得到李澄空气势汹汹而去,要登门问罪,甚至闯进神临峰。

可一感觉不妙,马上就怂了,强自镇定的自己找一个借口逃脱,想想就搞笑。

而且他如此厚脸皮,竟然说神临峰错过了机会,给他自己脸上贴金。

李澄空道:“该知道,现在天子剑也威胁不到我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宋玉筝停住娇笑:“是说神临峰那件奇宝甚至比天子剑更强?”

李澄空缓缓点头:“所以说,他们能轻松的杀掉令尊,甚至杀掉世间任何一人,堪称无敌了!”

“所以他们对我阳奉阴违?”

“无敌之人,怎肯屈人之下?”

“是说,他们别有所图,而且所图极大?”

李澄空慢慢点头。

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劲儿,闻一而知十,不必自己费口舌,马上就抓到要害。

“有什么图谋?”宋玉筝蹙眉。

她没怀疑李澄空的话。

据她所知,李澄空不说假话,或者不说,说了便是真话。

李澄空道:“这世间最大的图谋是什么?”

“世间的霸主?”宋玉筝脸色沉肃,缓缓道:“操纵所有国家?”

李澄空道:“未必不可能。”

“嘿!”宋玉筝不信。

李澄空笑了笑:“如果无敌的话,想怎么做?是仅仅当个逍遥公主呢,还是成为大云的皇帝,甚至一统三国,成为世间唯一的皇帝?”

“我当个逍遥之人便好。”

“哈哈!”

“笑什么笑,我是真这么想!”

“殿下也太不了解自己了,可是个不甘寂寞之人呐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宋玉筝道。

李澄空笑着摇头:“是会成为世间唯一皇帝,我嘛,才会只想做个自由自在闲人,如天上之云。”

宋玉筝斜睨他。

他们两个谁也别说谁,他也不是甘于寂寞的。

“对了,我招呼来是想给提个醒。”李澄空道:“神临峰刚刚暗算了霍青空一次,霍青空现在对神临峰杀意沸腾。”

“暗算霍青空?神临峰好大的胆子!”宋玉筝道。

“神临峰肯定会把责任甩给,甚至们大云。”李澄空道:“说是奉命行事,从而让霍青空把天子剑对准们。”

Posted In Categories未分类| Tagged 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