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茄子视频

> 家有悍妻怎么破

第二天清舒去了户部。进去以后看到她的人都给她道贺,这让清舒都有些恍惚,不知道的还以为升职的是自己了。不过等着手处理公务以后,她耳根也就清净起来了。

这日她忙到下差的时候回去,一到家就知道青鸾跟经业都过来了。

清舒看到谭经业,问道:“什么时候到的?”

谭经业笑着说道:“昨日下午到的。没想到今日一上门就得了好消息。大姐,恭喜跟姐夫。”

青鸾挽着清舒的胳膊道:“姐,姐夫做了首辅,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派人来告诉我呢?若不是刚才桔梗说,我都还蒙在鼓里。”

清舒拉着她坐下后笑着道:“是我的错,我应该早晨派人告知的。”

听到这话,青鸾也没在抱怨了:“姐,以前也就算了,这次姐夫做了首辅可一定要办几桌啊?

“嗯,我已经跟姐夫商量了办几桌。”

青鸾想着清舒跟符景烯两人都忙,说道:“姐,也没时间操持,我帮张罗吧!”

都不用清舒出言婉拒,谭经业就说道:“咱们现在有孝在身哪能帮大姐跟姐夫张罗宴席。”

不仅不能帮忙,到那日都不能来喝酒。

可爱妹子和她的小白猫

青鸾脸上露出不高兴的神色,只是再不高兴规矩也是如此也没办法。

清舒问道:“谭经魁的事,大哥还怪吗?”

放高利贷也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。虽然谭经业与其闹得很僵,但在外人眼里他们还是一家人。所以清舒还特意将这件事交给谭经业处理,好在他没徇私亲自带官差去抓了谭经魁。

查实谭经魁的罪名以后就革除了他的功名,另外还将借据烧掉让他赔偿了受害者。不过谭经业禁不住谭经纶的哀求,最终还是释放放了谭经魁一马没让他坐牢。

谭经业神色顿了顿,苦笑一声说道:“我回京时他都没跟我说话。”

清舒对他这件事的结果并不满意,从这里可看出谭经业的弱点。太重情,情大于法。

“有没有怪我?若我不将这件事交给处置,也不会左右为难。”

谭经业摇头说道:“我知道大姐是为我好,只有我亲自抓了他并且处置了才不会落人口舌。”

由他来处置谭经魁,不仅不会被其牵连还会被人赞大义灭亲。而这,也是清舒将事情交给他处置的目的。

清舒嗯了一声说道:“知道就好。已经被耽搁了两次,以后不能再被家里的人拖累了,不然的仕途可能就此止步了。”

谭经业说道:“我知道的大姐。”

小时候在家里,也就大哥会暗暗照佛他。可谭经魁被关进监狱以后,谭经纶求情不成就骂他冷血无情。也是那一刻他对谭经纶也冷了心,不过最后还是如谭经纶所愿没让谭经魁坐牢。

清舒宽慰他道:“人生不如意之事之八九。现在有妻有子,又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做,那些不如意的事就不要去想了。”

谭经业喜欢查案,并且愿意花费精力去钻研,只要一心做下去将来肯定能有所成的。

青鸾一直没说话,这个时候却是忍不住了:“大姐,是不知道,因为是经业抓了谭经魁被多了功名,谭家的人都责怪他。说经业连小时候的事都嫉恨,指责他小肚鸡肠心胸狭小。”

也是她不在菏泽,不然的话谁要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,她若是不大嘴巴扇过去就不姓林了。

清舒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因为忍冻挨饿被欺凌的不是他们,所以那些人才能轻飘飘地说出这些话来。”

说完这话,她看向谭经业道:“这些人里大哥或许是真为兄弟情谊,但族长以及其他族人却不是。他们竭力劝说放下,是希望将来能照拂宗族帮扶族人。”

青鸾很不高兴地说道:“姐,我那大伯子那般说他,他还将谭荣带着一起来京城。”

谭经业说道:“大人之间的矛盾不能牵连到孩子。”

青鸾可不这么想,她冷着脸说道:“他为着谭经魁那小人到现在都还在埋怨,我们还好吃好喝地供着他的儿子,他又怎么不欺到头上。等回去以后我就将他送去学堂,以后放假也不许来我家。”

谭经业还是那句话:“荣哥儿是个孩子,这些事与他无关。”

青鸾气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清舒笑了下,说道:“有没有想过,就是这样的态度才让大哥跟族人得寸进尺。”

谭经业抬头看向清舒。

清舒弹了下衣角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说道:“大哥逼做不愿做的事,而还竭力培养他的孩子,其实从这件事上看确实是个宽厚大度的。”

青鸾知道她肯定站在自己这边,所以没吱声。

谭经业知道清舒不高兴了,但他还是那句话:“大姐,大人之间的恩怨不应该牵连到孩子。”

“这话我也赞同。只是有没有想过青鸾的感受?还是说,在心中大哥一家比青鸾跟孩子更重要?”

谭经业赶紧说道:“大姐,在我心中最重要的就是青鸾与孩子们了。”

听到这话,青鸾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。

清舒却说道:“真的吗?从娘生病到京城看病开始,一直到今天,一直都在委屈青鸾。”

谭经业脸色微变。

以前的事清舒原本不想提,毕竟都过去了在提也没意思,但今日既提起她也就一起算总账了:“青鸾最大的毛病就是性子直凭性子做事。不愿被娘算计所以她成了有名的恶妇,而不仅名声无碍还得了许多人同情。可问题是,给娘治病的钱大半都是青鸾的。”

谭经业脸色比刚才还难看。

青鸾瞧着不对,忙说道:“姐,我跟谭经业是夫妻,夫妻一体我的就是他的。”

若是谭经业自己花用多少她都舍得,但给谭家人用她就心疼了。她自个都省吃俭用,哪舍得给外人用。

清舒没理他,而是看向谭经业,说道:“听到青鸾刚才的话吗?那呢?在心中,可有觉得夫妻是一体的?”

谭经业站起来说道:“大姐,对不起,以前是我没护好青鸾让她受了不少委屈。不过放心,以后绝不会再有了。”

“可现在还再让她受委屈。”

青鸾赶紧说道:“姐,经业这些年对我很好。真的,我脾气不好也是知道的,但经业从没嫌弃一直包容着我。”

清舒很是无奈。

Posted In Categories未分类| Tagged Tags